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经济分析

^_^ 欢迎你的到来

 
 
 

日志

 
 
关于我

来自湖南,在深圳已经生活了10年,每天匆匆的脚步,快节奏的生活,飞涨的物价房价,各种有形无形的压力...... 如何才能更好应对这一切,让自己过得从容一点呢? 请跟我一起来....... 有乐大家享,有钱大家赚,独乐乐不如众乐,只有把团队建设好了,有了坚定的基础,事业才会发展,才能长久

网易考拉推荐

大唐双龙传2  

2017-05-02 20:1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大祸临头——
    扬州城逐渐热闹起来。
    城门于卯时启开后,商旅农民争相出入城门。
    昨天抵达的舟船,货物卸在码头,就趁此时送入城来,一时车马喧逐,闹哄哄一片。
    从扬州东下长江,可出海往倭国、琉球及南洋诸地,故扬州成了全国对外最重要的
    转运站之一,比任何城市更繁忙紧张。
    不过今天的气氛却有点异样,城里城外都多了大批官兵,过关的检查亦严格多了,
    累得大排长龙。不过虽是人人心焦如焚,却没有人敢口出怨言,因为跑惯江湖的人,都
    看出在地方官兵中杂了不少身穿禁卫官服的大汉,除非不要命,否则谁敢开罪来自京城
    最霸道的御卫军。
    城内共有五个市集,其中又以面向长江的南门市集最是兴旺,提供各类缮食的档口
    少说也有数十间,大小不一,乃准备到大江乘船的旅客进早缮的理想地点。
    扬州除了是交通的枢纽外,更是自古以来名传天下的烟花胜地,不论腰缠万贯的富
    商公子,又或以文采风流自命的名士、击剑任侠的浪荡儿,若没有到此一游,就不算是
    风月场中的好汉。
    所以其况之盛,可以相见。
    南门的缮食档口中,又以老冯的菜肉包子最是有名。加上专管卖包子的老冯小妾贞
    嫂,生得花容月貌,更成了招徕生意的活招牌。
    当老冯由内进的厨房托着一盘热气腾腾的菜肉包交到铺前让贞嫂售卖时,等得不耐
    烦的顾客纷纷抢着递钱。
    贞嫂正忙得香汗淋漓,蓦地人堆里钻了个少年的大头出来,眉开眼笑道:“八个菜
    肉包子,贞嫂你好!”
    此子正是徐子陵,由于他怕给老冯看到,故意弓着身子,比其它人都矮了半截,形
    态惹人发笑。
    幸好他的长相非常讨人喜欢,双目长而精灵,鼻正梁高,额角宽阔,嘴角挂着一丝
    阳光般的笑意。若非脸带油污,衣衫褴褛,兼之被言老大打得脸得脸青唇肿,长相实在
    不俗。现在嘛!就教人不大敢恭维了。
    贞嫂见到他,先担心的回头看了眼在内进厨房忙个不了的老冯和恶大妇一眼,见他
    们看不到这边的情况,才放下心来。
    她一边应付其它客人,一边假作娇嗔道:“没钱学人家买什么包子?”
    徐子陵陪笑道:“有拖无欠,明天定还你。”
    贞嫂以最快的手法执了四个包子,犹豫片刻又多拿了两个,用纸包好,塞到他手上,
    低骂道:“这是最后一趟,唉!看你给人打成了什么样子。”
    徐子陵一声欢呼,退出人堆外,腰肢一挺,立即神气多了。
    原来他年纪虽轻,但已长得和成年汉子般高大,肩宽腰窄,只是因营养不良,比较
    瘦削。
    挤过了一排蔬果档,横里寇仲抢了出来,探手抓起一个包子,往口里塞去,含糊不
    清道:“是否又是最后一趟呢?”
    寇仲比他大上一岁,但却矮了他半寸,肩宽膊厚,颇为粗壮。
    他虽欠了徐子陵的俊秀,但方面大耳,轮廓有种充满男儿气概的强悍味道,神态漫
    不在乎的,非常引人;眼神深邃灵动,更决不逊于徐子陵,使人感到此子他日定非池中
    之物。
    不过他的衣衫东补西缀,比徐子陵更污秽,比小乞丐也好不了多少。
    徐子陵已在吃着第三个包子,皱眉道:“不要说贞嫂长短好吗?现在扬州有多少个
    像她那种好心肠的人呢?只可惜她娘家欠了银两,老爹又视财如命,才把她卖了给臭老
    冯作小妾,老天爷定是盲眼的。”
    两人此时走出市集,来到大街上,挤在出城的人流里,朝南门走去。
    寇仲填饱肚子,搭着徐子陵的肩头左顾右盼道:“今天的肥羊特多,最好找个上了
    点年纪,衣服华丽,单身一人,且又满怀心事,掉了钱袋也不知的那种老糊涂虫。”
    徐子陵苦笑道:“那趟就是你这混蛋要找老人家下手,后来见人抢地呼天,又诈作
    拾到钱袋还了给人家,累得我给臭言老大揍了一顿。”
    寇仲晒道:“别忘了我只是准备还一半钱给那老头,是你这家伙要讨那老头欢心,
    硬要我原封不动全数还人,现在还来说我。嘿!不过我们盗亦有道,才是真正的好汉子。
    哈!你看!”
    徐子陵循他目光望去,刚好瞥见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儒生,朝城门方向走着。
    此君衣着华丽,神色匆匆,低头疾走,完全符合了寇仲提出的所有条件。
    又会这么巧的。
    两人都看呆了眼,目光落在他背后衣服微隆处,当然他是把钱袋藏到后腰去了。
    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道:“我们能否交得好运,就要看这家伙是否虚有其表了。”
    徐子陵急道:“我定要先还了贞嫂那笔钱的。”
    两人急步追去时,忽然一队官兵迎面而来,两人大吃一惊,掉头转身,闪津横巷,
    急步赶到横巷另一端去,那外面就是舆城南平行的另一条大街。
    两人颓然挨墙坐了下来。
    寇仲叹了一会倒霉后,又发异想道:“不若我们试试报考科举,我们材料虽是偷听
    白老夫子讲学而来的,但至少却强过交足银两听书的那班废料子,倘获榜上题名,那时
    既不须盘缠,又不用冒长途跋涉的风险,就可做大官了。”
    徐子陵光火道:“去投效义军是你说的,现在又改口要去考科举,说得就像去偷看
    春风院那些姑娘洗澡般轻松,究……”
    寇仲一拳打在他肋下,挤眉弄眼。
    徐子陵朝来路望去,只见那老儒生也学他们般仓皇走来,对他们视如不见的奔往大
    街去。
    两人喜出望外,跳了起来,往老儒生追去。
    行动的时刻来了。
    老儒生匆匆赶路,茫然不知身后衣服割开了一道裂缝。
    刚才他向由南门出城,给森严的关防吓得缩了回来,知道此时不宜出去,又不敢返
    回家,找朋友更怕牵累别人,正心中彷徨,人影一闪,给人拦住了去路。
    老儒生骇然大震时,已左右给人挟持着,动弹不得。
    拦路者正是宇文化及和一众手下,这宇文阀的高手含笑来到老儒生身前,上上下下
    大量了他几眼后,淡然道:“这位不是以诗文名扬江都的田文老师吗?听说老师乃石龙
    师傅的至交好友。刚才我们不嫌冒昧到贵府拜会田老师,竟无意在井底捞出了石师傅的
    尸身,现在田老师又行色匆匆,不知所为何事呢?”
    田文脸色剧变,那还说得出话来。
    此时路过者发现有异,只是见到围着田文的人中有本城的守备大人在,谁敢过问干
    涉。
    挟着田文的那两名大汉腾出来的手没有闲着,搜遍了田文全身,只是找不到理该在
    他身上的书。
    张士和亲自出手,不片晌发觉田文背后的衣服给利器割破了,色变道:“不好!书
    给扒走了。”
    宇文化及双目闪过寒芒,沉声道:“陈守备!”
    平时横行霸道的陈守备急步上前,与宇文化及的眼神一触,立时双腿发软,跪了下
    来,颤声道:“卑职在!”
    宇文化及冷冷道:“立即封闭城门,同时把所有的小偷地痞全给我抓了来,若交不
    出圣上要的东西,他们就休想再有命了。”
    徐子陵和寇仲两人肩并肩,挨坐在城东一条幽静的横巷内,呆看着翻开了的书。
    徐子陵失望地道:“下次扒东西,千万别碰上这些看来像教书先生的人,这部鬼画
    符般的怪书,比天书更难明。你仲少爷不是常吹嘘自己学富五车吗?告诉我上面写的是
    什么东西?”
    寇仲得意地道:“我哪会像你这小子般不学无术。这本必是来自三皇五帝时的武学
    秘籍,只要练成了就可天下无敌,连石师傅都要甘拜下风。只看这些人形图像,就知是
    经脉行气的秘诀,哈!这次得宝了。看!你见过这种奇怪的纸质吗?”
    徐子陵失笑道:“不要胡吹大气了,读两个字来给我听听,看你怎么学而有术好了。”
    寇仲老气横秋,两眼放光道:“只要有人写得出来,必就有人懂看,让我们找到最
    有学问的老学究,请他译出这些怪文字来,而我们扬州双龙则专责练功,这就叫分工合
    作,各得其所,明白了吗?”
    徐子陵颓然道:“你当自己是扬州总管吗?谁肯这么乖听我们的吩咐,现在我们扬
    州双蛇连下一餐抖有问题,看来只好把藏起的盘缠拿出来换两个包子填饱肚子,还比较
    实际点呢。”
    寇仲哈哈一笑,站了起来,再以衣服盖好书本,伸个懒腰:“午饭由我仲少爷负责,
    来!我们先回家把银两起出来,到城外码头处再做他娘的两单没本钱买卖,然后立即远
    遁,否则若让臭老大发现我们呻怀宝笈,那就糟透了。”
    徐子陵想起昨天那顿狠揍,犹有余悸,跳了起来,随寇仲偷偷摸摸地潜往那废园内
    的“家”去。
    宇文化及坐在总管府的大堂里,喝着热茶,陪侍着的他的是扬州总管尉迟胜。
    两人不但是素识,关系更是非比寻常。
    在杨坚建立大隋朝前,他乃北周大臣,后来杨坚在周宣帝宇文赟病逝后,勾结内史
    上大夫郑译和御正大夫刘昉,以继位的宇文单年幼为由,矫诏引杨坚入朝掌政。一年后,
    杨坚便迫静帝退位,自立为帝。
    北周的宇文姓的天下,从此由杨姓替代。
    但因宇文姓的势力根深蒂固,杨坚虽当上皇帝,仍未能把宇文斗阀连根拔起,到儿
    子杨广当上皇帝,宇文姓再次强大起来。
    严格来说,宇文姓虽看似忠心侍隋,其实只把仇恨埋在内心深处罢了。
    杨坚攫取地位后,分别有三位支持北周宇文家的大臣起兵作乱,就是相州总管尉迟
    周,郑州总管司马消难及益州总管王谦,这批人不是舆宇文家有亲戚关系,就是忠于北
    周王室。其中的尉迟周,正是尉迟胜的堂叔,由此已可见两人的关系密切。
    故而两人说起密话,一点顾忌都没有。
    宇文化及叹了一口气道:“这书实在事关重大,我已预备了能手,只要得到宝书,
    立即假作破译成功,拿给那昏君去修炼,保证不出三月,就可把他练死。哪想得到本该
    手到拿来的东西,竟是一波三折,弊在想假冒另一本出来也不行。”
    尉迟胜冷哼道:“就算没有宝书,恐他杨家仍要宝座难保。天佑大周,自这昏君即
    位后,对内横征暴敛,大兴土木;对外穷兵黩武,东征高丽,三战三败。现在叛军处处,
    我们只要把握机会,必可重复大周的光辉岁月。”
    宇文化及双目暴起寒芒,沉声道:“杨广的日子,已是屈指可数。惟可虑者,就是
    其它三姓斗阀,其中又以李阀最不可轻视,阀主李渊乃是独孤太后的姨甥,故甚得杨家
    深信,尤过于我宇文家。一日未能荡平三姓斗阀,我大周复辟势必会遇到很大阻力。”
    顿了顿再道:“至于外族方面,突厥实是最大祸患。现在叛变的乱民,纷纷北连突
    厥,依附其势,更使突厥坐大,而突厥的四大高手,武功更是出神入化,想想都教人担
    心。”
    尉迟胜道:“我以为化及你不须太顾虑李家,李渊虽是杨广的姨表兄弟,单由于此
    人广施恩德,结纳豪杰,故深为杨广所忌。李渊现在自保不暇,只要我们能布下巧计,
    加深杨广对李渊的猜疑,说不定可借刀杀人,使我们坐收渔人之利。”
    宇文化及眼中露出笑意,点头称许时,张士和进来报告道:“有点眉目了!”
    宇文化及和尉迟胜大喜。
    张士和道:“据田文口供,他被逮捕前,曾给两个十五,六岁的小流氓撞了一下,
    看来就是这两个小子盗去了宝书。”
    宇文化及欣然道:“士和必已查清楚这两个笑流氓是何等样人,才会来报喜了。”
    张士和笑道:“正是如此,这两人一叫寇仲,一叫徐子陵,是扬州最出名的小扒手,
    他们的老大叫言宽,现在给押了去找娜两个小家伙。”
    尉迟胜大笑道:“这就易办了,除非他们能肋生双翼,否则只要仍在城内,就休想
    逃得过我们的指掌。”
    宇文化及松了一口气,挨到椅背去,仿佛宝书已来到了手上。
    两人尚未有机会把那十多贯五铢钱起出来,负责把风的徐子陵就窥见垂头丧气的言
    老大,被十多名大汉拥押着朝废园走来。
    徐子陵人极精灵,虽大吃一惊,仍懂悄悄赶去舆寇仲会合,一起朵到只剩下三堵烂
    墙的另一间破屋内,藏在专为躲避言老大而掘出的地穴去,还以伪装地面,铺满落椰沙
    石的木板盖着,只留下一小缝隙作透气之用。
    “砰砰磅磅”翻箱倒物的声音不断由他们那小窝传来。
    不一会听到言老大的餐嚎声,显是给人毒打。
    他们虽恨不得有人揍死言老大,但听到他眼下如此情况,仍觉心中不忍。
    又是大感骇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言老大在扬州城总算有点名堂的人物,手下有二十多名兄弟,最近又拜了竹花帮的
    堂主常次作阿爷,但在这批大汉跟前,却连猪狗也不如。
    一把阴恻恻的声音在那边响起道:“给我搜!”
    此语一出,扬州双龙立即由胧变蛇,蜷缩一堆,大气都不敢出半口。
    言老大颤抖的声音传来道:“各位大爷,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定可把书取回来,我
    可以人头保证……呀!”显然不是给大了一拳,就是蹬了一脚。
    脚步声在地穴旁响动,接者有人叫到:“还找不到人?”
    言老大沙哑痛苦的声音求饶道:“请多给我一个机会,这两个天杀的小子定是到了
    石龙武场偷看武场内的人练功夫,呀!”
    那阴恻恻的声音道:“石龙那武场今早给我们封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顿了顿道:“你们四个给我留在这里,登他们回来。你这痞子则带我们去所有这小
    子会去蹓鞑的地方逐一找寻。快,拖他起来!”
    脚步声逐渐远去。
    地穴内的寇仲和徐子陵脸脸相觑,均见到对方被吓到面无人色。
    同一时间两人想起东门旁那道通往城外的暗渠。
    那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希望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