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经济分析

^_^ 欢迎你的到来

 
 
 

日志

 
 
关于我

来自湖南,在深圳已经生活了10年,每天匆匆的脚步,快节奏的生活,飞涨的物价房价,各种有形无形的压力...... 如何才能更好应对这一切,让自己过得从容一点呢? 请跟我一起来....... 有乐大家享,有钱大家赚,独乐乐不如众乐,只有把团队建设好了,有了坚定的基础,事业才会发展,才能长久

网易考拉推荐

大唐双龙传.7  

2017-05-26 09:20: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卷 第三章 误打误撞
   
    第三章误打误撞——
    杜伏威追出饭馆外时,灯火映照下的昏暗长街仍是闹哄哄的,才省起这是镇内的花
    街,多座青楼,均集中此处,故人车不绝如缕。
    他想也不想,闪入横巷,跃上瓦顶,功聚耳目,全神察听,同时展开身法,窜房越
    屋,不片晌已在几条街巷上绕了个大圈,偏是既见不到那两个小鬼,更听不到急促的逃
    走足音。
    以杜伏威之能,亦大感头痛。
    他已当机立断,舍敌追了出来,仍不能及时截回两人,可知这两个小鬼机灵之极,
    竟懂得在附近躲藏起来,除非他能搜遍方圆百丈的地方,否则休想找到他们。
    追时不禁暗骂自己愚鑫,若早以手法制着他们的穴道,不管会对他们做成怎么样的
    伤害,就不会发生这么窝囊的事。
    自己是否患了失心疯,竟会有此失着,大不似自己一向算无遗策的作风。
    叹了一口气,跃回地面,再展开搜索行动。
    这时寇徐两人刚步入隔了十多间店铺的一所窑子里。
    这当然是寇仲想出来的诡计。因为照常理他们定会有那么远逃那么远,但杜伏威只
    要随便抓个人问问,便可知道他这两个发足狂奔小子逃走的方向。而且傅君绰曾说过武
    林高手都是追踪的高手,所以故意反其道而行,找最多人的近处往里钻,自然就走进这
    间飘香院来了。
    不过他们的衣服和落泊模样确教人不敢恭维。才进大门,便给四个看门的护院保镖
    一类人物截着,其中一人喝道:“客满了。到别家去吧!”
    寇仲嘻嘻一笑,探手怀内,才记起银两都在自己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心熊时全慷慨
    赠了给素素,忙一掌打在徐子陵臂膀处。
    徐子陵只差未能与他心灵对话,当然捱掌知雅意,掏出几个碎银子,塞到其中一个
    汉子手心去。笑道:“我们的父亲和五位叔叔全在扬州当官的,今次是随堂叔到这里办
    货,好好侍候我们,自当重重有赏。”
    那汉子一看手内银两,登时露出笑容道:“两位少爷请随小人来!”
    两人大喜举步,入到厅堂,一名打扮得像老妖怪的鸨婆迎了上来,看得两人立即倒
    抽口气,暗忖只看这鸨婆,便知比扬州醉风楼的水准差多了。不过此时逃命避难为要紧,
    那会在这上头计较。
    那鸨婆见到他们,也立即眉头大皱。
    倒非因他们乳臭未干,比他们更嫩的嫖客她亦见得多了,但像他们那似是整年未洗
    澡、蓬头垢脸的客人,她还是初次见到。
    鸨婆狠狠瞪着那大汉,毫不客气道:“阿远,这是怎么搅的?”
    徐子陵又笑嘻嘻奉上银两,岂知鸨婆看都不看,不屑道:“规矩就是规矩,你们没
    看到入门处那牌子写着“衣冠不整者恕不招待”吗?想要我们飘香院的姑娘招待你们,
    就先给老娘回去沐浴更衣,然后再来吧!”
    寇仲和徐子陵暗忖这岂非要他们的命吗?
    寇仲嘻嘻一笑道:“我们前来除了是要花银子外,主要正是要找个地方沐浴更衣。”
    鸨婆奇道:“你们包袱都没半个,那来更换的衣物呢?”
    寇仲不慌不忙向徐子陵道:“兄弟,出重金让这位大哥给我们找两套衣服回来。”
    徐子陵忍痛取出四分一身家的大绽银而,递给大汉。
    大汉和那鸨婆同时动容。
    大汉去后,鸨婆换上笑容,再接了徐子陵的打赏,恭敬道:“两位少爷请随奴家来。”
    两人听她重重涂满胭脂的血盆大口吐出奴家两字,浑体毛管倒坚,对视苦笑,正要
    举步,后面传来呖呖莺声道:“陈大娘!这两位小公子是来找那位阿姑的呢?”
    三人愕然转身。
    只见一位美妞儿俏生生立在他们身后,后而还跟了个悄婢和两个壮汉,正巧笑倩兮
    地用那对媚眼瞅着两人,体态更撩人之极,一副风流样儿。
    此女肤色白皙幼嫩,身材匀称,秀美艳丽,即管在阳州那种烟花胜地,这么青春焕
    发,毫无残花败柳感觉的女子,亦属罕有。
    两人一时看呆了眼。
    那陈大娘立即眉开眼笑迎了过去,谄笑道:“原来是我的青青乖女儿回来了,卢大
    爷他们等了你整个晚上哩。”
    青青上上下下打量寇徐两人,噗哧笑道:“天色才刚入黑,怎会等了整个晚上呢?
    不过若他们还要等下去,就会是整个晚上了。”
    边说边走到两人身旁,绕着他们转了个圈子,大感兴趣道:“两位小哥儿是第一趟
    来的吗?刚才在外面奴家已看到你们,不过我在马车内,你们看不见我吧了!”
    陈大娘堆起笑脸,走上来陪笑道:“两位小公子是要到澡堂去,我的青青还是听话
    去招呼卢大爷他们吧!”
    青青娇哼一声道:“本小姐今晚只陪这两位小公子。”
    伸手抓着两人膀子道:“来!随我走!”
    又吩咐那小婢去拿沐浴的用品,留下那鸨婆呆在厅里。
    两人交换了个眼色,都对这飞来艳福大感兴奋,暗忖这童男之身断送在这样的姐儿
    手上,也总还算是值得。
    刚离开厅堂,那青青脸上的笑容立时消失无踪,推着两人穿过长廊,来到热气腾升
    的澡堂,原来竟是个温泉浴室。
    青青将两人推了进去,冷冷道:“洗澡吧!”
    两人愕然以对时,那小婢拿着浴巾等物来到,青青接过一把塞在徐子陵手上,脸无
    表情的道:“慢慢洗!不要急!”
    转身便去,还关上了门。
    两人呆头鸟般看着关上了的门时,门外传来青青的声音紧张地问道:
    “黄公子来了吗?”
    按着足步声远去的声音。
    两人这才如被利用了,寇仲愤然将毛巾等物掷在地上。
    两人对望一眼,齐地捧腹蹲地,笑得差点气绝,眼泪水都呛了出来。
    片晌后两人舒畅地浸在温热的泉水里,洗污除垢,寇仲笑道:“今晚定是犯了桃花
    煞,先是那刁蛮女绞了我们两人一跤,然后是这狡女借了我们来过桥。倒足了霉头,唯
    一值得安慰的就是捡回复了自由,保住了小命。”
    徐子陵摇头笑道:“以老杜的脚程,现在怕该追到了百里之外,他找不到我们,还
    以为我们的轻功比他更厉害呢。咦!不妥!”
    两人同时色变,想到若杜伏威追不上他们,定会回头来寻找的。
    “笃!笃!”
    敌门声响。
    两人立时滑到水底去。
    “公子!衣服来了。”
    两人大喜跳出池来,开门接过衣服,匆匆换上,溜了出去,走往后院的方向。
    四周院落尽是盈耳笙歌,笑语声喧,加上猜拳赌酒的叫嚣,确是热闹。可惜两人却
    像活在一个冰冷和了无生机的大地里,一点都感染不到眼前世界那欢乐的气氛。
    不过他们仍未知道:杜伏威这时刚进入这所青楼的大门。
    两人左闪右避,来到后花园里,一看下不禁废然若失,原来整个后院给高达两丈余
    的厚墙围个水泄不通,唯一的出路就只有一道铁门,这刻对他们来说不啻是个天绝人路
    的大监狱。
    寇仲扑到铁门处,摸往锁头,一震道:“我的娘!谁把锁头锯断了。”
    徐子陵大喜道:“理得是谁,快出去吧!”
    寇仲随手扔掉断锁,用力把门推开。
    两人溜了出去,又关上了门。
    正不知何去何从时,蹄声滴嗒,一辆马车由对街暗影处驶来,驾车的汉子叫道:
    “青青!快上车!”
    两人呆了一呆,接着恍然大悟,这才明白原来青青是要和这心上人私奔。
    此时那人终看清楚他们不是青青和那小婢,愕然停车。
    寇仲向他打了个手势,笑着和徐子陵溜往对面的横巷去,走了两步,又扯停了徐子
    陵,低声道:“我有个好主意。”
    徐子陵亦兴奋道:“车底!”
    两人双手紧握了一下,掉头奔回去。
    铁门再开,扮作男装的青青和小婢闪了出来,钻进马车内。
    那黄公子马鞭轻打马屁股,车子开出,不断加速。
    此时杜伏威刚飞临后院高墙上,看了一眼远去的马车,猛提一口真气,御空而去,
    流星般落到马车后十丈许处,赶了上去。
    寇仲和徐子陵看到杜伏威的两条可怕长腿由远而近,吓得连呼吸都停止了。
    杜伏威速度骤增,掠往窗旁,功聚双目,看穿了帘幕和车厢内的黑暗,
    见到不是寇仲和徐子陵,一个筋斗,翻身跳上路旁的房舍顶上,再往别处搜索,惟
    恐两人逃远了。
    两人惊魂甫定时,马车刚穿过镇口的大牌坊,走到了官道上。
    马车停了下来。
    青青由车门钻了出来,坐到那黄公了身旁去,接着是亲嘴的声音。
    车底的两人大为艳羡。
    片晌后,那黄公子道:“东西拿到了没有?”
    青青得意洋洋道:“当然拿到了,这些珠宝银两都是我赚回来的,自然该由我拿走
    哩!”
    车底的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道:“原来是个骗财骗色的淫棍,我们要不要顺手牵羊。”
    徐子陵坚决摇头道:“这种卖肉钱不要也吧,别忘了娘对我们的期望。”
    青青有点惊惶地道:“可不可以走快些,谢老大那批手下的马走得很快的。”
    马车忽然偏离了官道。驶进路旁的平野,不住前进。
    寇徐两人全赖手脚攀紧车底的承轴,马车走在凹凸不平的原野上,颠侧拋荡,使他
    们大感吃不消。
    青青忽骇然问道:“你要到那里去?”
    黄公子答道:“不知马车为何走得特别慢,让我们先到前面那座树林里避一避,待
    追兵过后,才继续行程。”
    青青不解道:“我们不是预备了船只,要立即坐船上鄱阳吗?怎可随便改变计划呢?”
    此时马车缓缓驶进密林里,那黄公子着青青点亮了两盏风灯,再奔了一段路后,停
    下车来。
    寇徐两人再支持不住,掉往车底的草地上去。
    黄公子的淫笑嘿嘿传下来道:“来!横竖闲耆,我们先到车厢内亲热亲热吧。”
    青青嗔道:“人家现在心惊胆跳,那还有这心情,何况喜儿在车厢里。”
    黄公子道:“怕什么!喜儿迟早都是我的人哩!”
    他两人由前头下来,进入车厢后,寇仲和徐子陵爬了出来,正要离开,忽地车厢内
    传来挣扎纠缠的声音,喜见尖叫道:“快放开我的小姐!”
    两人大吃一驾,想不到这黄公子不但骗财骗色,还要害命,忙跳了起来,拉开车门。
    只见那黄公子正捏着青青咽喉,喜儿则给推得跌坐一角。
    寇仲抢入车内,一拳轰在黄公子背心处。
    黄公子痛得惨嚎一声,松开了手。
    徐子陵一把抓着他发髻,不知那里来的神力,扯得他整个人上半身跌出了车门处,
    顺势把他拖出车外。
    此人显然不懂武功,给两人拳打脚踢,不片晌便爬不起来,颤声道:“好汉饶命!:”
    青青抚着喉咙,不住咳嗽,哑声悲叫道:“不要打了!”
    两人为之愕然。
    寇仲奇道:“你难道不知他要谋你的财害你的命吗?”
    青青点了点头,趋前照着那黄公子的俊脸狠狠踢了几脚,颓然坐倒地上,愤然叫道:
    “快滚!”
    那黄公子早血流披脸,闻言如获皇恩大赦,连滚带爬,没进灯光不及的林木深处。
    俏婢喜儿这时扶起了青青,四人八目交投,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青青高耸的胸脯不住起伏,瞪着两人神色不善道:“又是你们!”
    寇仲愕然道:“你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青青跺足道:“我就算给人杀了,都不关你们两个小鬼的事。”
    那喜儿也看不过眼,摇晃着她的手臂道:“小姐!他们是好人哩!”
    青青泪流满目。却大发脾气道:“我不管!快滚!”
    两人大感没趣,徐子陵苦口婆心道:“你们若懂骑马,就把拖车的那匹马儿解下来,
    会走得快一点。”
    伸手搂着寇仲肩头,扬扬手去了。
    青青哭倒地上,凄然叫道:“我不要那两个小鬼小觑我!人家恨死了!”
    喜儿望往两人离去的方向,黑压压的树林像无尽地延伸着,心想原来这两个人洗澡
    后长得比那黄公子还好看,难怪一向好强的小姐不想被他们见到自己的落难样儿了——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