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经济分析

^_^ 欢迎你的到来

 
 
 

日志

 
 
关于我

来自湖南,在深圳已经生活了10年,每天匆匆的脚步,快节奏的生活,飞涨的物价房价,各种有形无形的压力...... 如何才能更好应对这一切,让自己过得从容一点呢? 请跟我一起来....... 有乐大家享,有钱大家赚,独乐乐不如众乐,只有把团队建设好了,有了坚定的基础,事业才会发展,才能长久

网易考拉推荐

大唐双龙传.10  

2017-05-17 09:5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卷 第六章 利己利人
   
    第六章利己利人——
    来到城门时,才发觉城门不但关了,还聚了一批人,既有把门的衙卒,亦有些不知
    是什么来头的大汉。
    两人作贼心虚,躲到离城门不远的一条暗巷里,坐了下来。
    寇仲把抢来的钱袋取出,金睛火眼地借着城门掩映过来的火把光,点算收获。
    徐子陵则拔出长刀,爱不惜手地把玩。
    寇仲点了两遍后,大喜道:“今趟发达了,总共约有二十两白银,不但足够我们到
    洛阳的旅费,还可大吃大喝,再逛他三天窑子。”
    徐子陵把刀搁在膝上,不相信的探头去看,喜道:“那就不用去偷盐运盐和卖盐那
    么辛苦了。”
    寇仲骂道:“真没有志气。二十两便满足得要死的样子。海沙照样要偷,我们就在
    这里过一晚,明天城门一开,立即去提货走人,唉!希望老刘不要被人发现就好了。”
    徐子陵苦恼道:“真希望懂得轻功,那就可越墙而去了。啊!”
    两人脸色一变,急剧的蹄声,由远而近,头皮发麻时,大队人马在巷外的大路驰过,
    少说也有百来人,往城门驰去。
    不片刻听到有人低喝道:“海沙扬威!”
    另一方答道:“东溟有难!”
    两人探头外望时,只见城门处开了侧边的小门,众海沙帮徒策马鱼贯而出。
    他们脸脸相觑,但片晌之后,又有几起人出城,都是用相同的切口,其中一些帮众
    只是徒步而行。
    徐子陵道:“海沙帮今晚大概会攻击东溟派的大船,我们是否要去通知一声?海沙
    帮肯定没有半个是好人!”
    寇仲双目亮了起来,低声道:“你想到琉球去吗?只是娶得那个小婢已艳福不浅了,
    来吧!”
    徐子陵随他站起来,骇然道:“说不定会给人认出我们的。”
    寇仲挺胸道:“不入虎穴,焉得什么子?噢!记起了,是得老虎的女儿子,即是雌
    老虎。为了东溟派那些美丽的雌老虎,怎都要搏他娘的一铺,看!那城门还敞开,我们
    又有刀,被识破了便杀出门外去,只要走到海边,噗通一声跳进水里,凭我们的九玄闭
    气大法,谁拿得着我们。来吧!胆小鬼!”
    言罢大步走了过去。
    徐子陵没法,硬着头皮陪他去了。
    才踏上出城的大路,后面蹄声响起,四骑疾驰而至。
    寇仲见城门处不见了那几个常服大汉,只有十多个衙卒,正狠狠盯着他们,想掉头
    走已不成,转身向冲来的四骑招呼道:“二爷出城了吗?”
    四骑擦身而过,其中一人应道:“大爷和二爷在后面!”接着旋风般去了。
    寇仲和徐子陵吓得忙加快脚步,隔远向那些衙卒叫道“海沙扬威!”
    其中一个兵头笑道:“你这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学人去干活,是否嫌命长了?”
    众兵爆出一阵哄笑。
    另一兵卒道:“你们是谁?为何没见过你们?”
    寇仲一拍长刀,装出粗豪姿态道:“二爷是我们的阿公,谢峰是我们的干阿爹,上
    个月才收录我们的。”
    众兵见他说来有纹有路,再不阻拦,放他们出城。
    两人大喜若狂,急步奔出城外。
    方踏出城门,立即心中叫苦。
    原来城门外黑压压聚了几大队人马,少说也有近千人。
    由于他们既没有点燃火炬,又个个闷声不响,两人出城后才发觉,已是无法脱身了。
    有人喝逍:“海沙扬威!”
    两人同时答道:“东溟有难!”
    一名大汉迎过来,低声问道:“那个堂口的。”
    寇仲硬着头皮道:“余杭分舵的!”
    大汉不疑有他,指了指其中一堆人道:“绑上红巾,站到那里去,龙头快到了!”
    徐子陵见他递来两条红布,慌忙接过。
    来到那组余杭分舵的人堆时,两人装作绑扎红巾,低头遮遮掩掩的来到了队尾,竟
    没给人瞧出破绽。
    前面的几个人掉头来看他们,黑暗中看不真切,正要问话,幸好蹄声急响,一群人
    由城门驰出,再没有人理会他们。
    带头的是个铁塔般的大汉,因在他左右方两人均高举火把,所以众人都看得清清楚
    楚。
    此人长相威武,背插双斧,目似铜铃,环目一扫,包括寇徐两人在内,都感到他似
    是单独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其它人各有特色,其中还有位相当美貌的尼姑,宽大的道袍被海风吹得紧贴身上,
    露出美好诱人的曲线。
    那谭勇亦是其中一人,不过排到队尾处,看来其它人的身分都比他高。
    那大汉到了分列两旁的部下间,策马转了一个小圈,停了下来。
    众海沙帮徒纷纷拔出兵刃致敬。
    寇仲一边举刀作状,乘机凑到徐子陵耳旁道:“这龙头看来要比我们这两个高手高
    得多,有机会就溜,什么都不要理了。”
    见到这等声势,徐子陵亦心虚得要命,不迭点头。
    那海沙帮的龙头勒马停定,喝道:“今趟我们海沙帮是为宇文化及大人办事,酬劳
    优厚不在话下,还有其它好处。今次致胜之道,是攻其无备,不留任何活口。你们尽心
    尽力随本舵的头子去办事,谁若临阵退缩,必以家法处置。事成后人人重重有赏,知道
    了吗?”
    众汉齐声应了。
    这里离码头颇远,又隔了个海湾,纵使放声大叫,亦不虞给码头的东溟派听到。
    寇仲正要扯徐子陵往后开溜,才察觉后方一座小丘上亦有人在大声答应,惟有放弃
    了行动。
    此时谭勇和另一矮汉策马来到余杭分舵的那组人前,低声说了几句话,便下令出发。
    骑马的骑马,没马的人便跑在后面,只恨谭勇堕到队后压阵,累得两人无法开小差,
    只好跟大队出发。
    走了小半个时辰,到了海边,早有三艘两桅帆船在等候,该处离东溟派巨舶泊岸处
    至少有三、四里的距离。
    寇徐两人硬着头皮,在谭勇的监视下,登上了其中一条帆船。
    各人上船后,都各就工作,有的去预备发动投石机,有些去弄火箭,又或起帆解缆,
    只有他们不知干什么才好,非常碍眼。
    正心惊胆跳时,谭勇竟登上他们那艘船来,幸好船上灯火全无,否则早给人发现他
    们是冒牌货。
    两人惶然失措,正要靠往船边跳海时,一名大汉拦着他们喝道:一还不给我到舱底
    把水靠和破山凿拿上来?”
    两人吓了一跳,低头钻进舱里去。
    早有十多人忙着把箱子抬上来,其中一人道:“还剩下一箱,由你两个负责。”
    两人楞头楞脑的摸往底舱去,只见昏暗的风灯下,堆满杂物的舱底再没有人,只有
    一个木箱子。
    寇仲大喜,扑了上去,揭开箱子,只见里面有一个锐利的螺旋巨钻,至少有五、六
    十斤重。
    帆船微颤,显正解缆起航。
    徐子陵帮他由箱内把钻子取出,不约而同把钻尖对着舱底,转动起来。
    寇仲笑道:“只要把这条船弄沉,就什么仇都报了。”
    徐子陵道:“这事既和宇文化骨有关,我们怎都不可坐视不理。待会入水后,我们
    就跑到甲板去,大叫大嚷,便可破壤海沙帮的什么攻其无备了。然后再跳水逃生,立即
    去抢盐,哈!”
    两人愈说愈兴奋,把钻子转动得风车般快捷,不半晌“波”的一声,硬在船底钻了
    个洞。
    忙把钻子转回来,当他们要把箱子抬上去时,海水早浸到脚踝的位置。
    东溟派的巨舶像头怪兽般俯伏在码头处,四周黯无灯火,只有它在船头船尾点燃了
    四盏小风灯,凄清孤冷,在海风下明暗不定。
    码头一带上千百艘船舶,部分紧贴岸边,大部分都在海湾内下锚。
    海沙帮的三艘帆船悄悄地穿行船阵之中,到了离巨舶十丈许处,停了下来。
    被钻破船底的那条船早沉低了两尺许,只差尺许水就浸到甲板,但由于所有人的注
    意力都放在敌船上,竟没有人发觉到。
    寇仲和徐子陵躲在船头特别暗黑处,手持分派来在箭头扎了油脂布的长弓劲箭,心
    儿忐忑地等候。
    杨勇下令道:“入水!”
    八名穿上水靠,带了破山凿的手下无声无息地翻进水内去。
    忽然有人低叫道:“水位为什么这么高!”
    寇仲知是时候了,一推徐子陵,点起火箭,在众人愕然中,望巨舶射去,画出两道
    美丽的火虹。
    谭勇惊喝道:“你们疯了吗?”
    两人齐声大叫:“海沙扬威,北溟有难,海沙帮攻其不备!”
    谭勇横掠而来,暴喝道:“又是你两个小鬼!”
    寇徐两人把大弓当暗器般使,甩手往谭勇挥去,同时翻身潜入水里。
    码头那边已喊杀连天,巨舶离开岸边,望北开去,刚好在爬上海沙帮盐仓后面码头
    处的寇徐二人身后经过。
    两人边笑边往仓后奔去,到了入门处,寇仲一手握着锁仓的铁锁,叫道:“看我的
    内功!”
    “呸!”
    锁头纹风不动。
    寇仲没法,把铁链拉直。叫道:“快拿刀劈!”
    徐子陵摇头道:“劈崩了我的刀怎办!”
    寇仲怒道:“刀折了可以买把新的,发不了财这一世都是穷光蛋,海沙帮并不是每
    天都全军出动去作战的呢!”
    徐子陵嘻嘻一笑,把寇仲的刀抽了出来,运起全身吃奶之力,一刀下劈。
    “镪!”
    铁链应刀而断。
    两人同时一呆,不过已无暇多想,寇仲指着泊在后码头最大那艘风帆道:“快把那
    条船摇撑过来。我去搬货。”
    他们分别活了差不多十八年和十七年,但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风光了。
    寇仲躺在堆积于船上像小山般的盐包上,享受着清晨的阳光,哼着扬州最流行的小
    调,写意得像快要死去的懒样儿。
    徐子陵望往左方延绵的陆岸,别下头看看快浸到甲板来的水位,皱眉道:“我已叫
    你不要偷这么多了,现在连睡觉的地方也塞满了货,船都要快压沉了,不如拋掉十来包
    吧!”
    寇仲吓了一跳,转身把盐抱紧,大叫道:“这些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要我把银子丢
    到海里去,不若干脆把我的命也丢掉好了。”
    见徐子陵不作声,又坐了起来,嘻嘻笑道:“小陵莫要动气,这样吧!待会泊岸买
    衣物粮货时,让我看看有没有人肯高价购买几包吧!”
    徐子陵气道:“到沿海产盐的地方卖盐,肯出高价的定是像你那样的疯子和白痴,
    不同之处在一个乱花钱,另一个是视财如命。”
    寇仲哈哈一笑,来到船尾,搂着徐子陵的肩头道:“一世人两兄弟,何须发这么大
    脾气呢?哈!我是贪心了少许,但都是为了大家的将来设想,能赚多个子儿,将来便可
    多点幸福快乐。说不定可筹组一枝义军,打上京城去趁做皇帝的热闹,那时不是可把宇
    文化骨推出午门斩首来为娘报仇吗?”
    又干笑一声道:“看!这条船多么结实,走得多么顺风顺水。”
    徐子陵取起长刀,离开他的“怀抱”,站了起来,踏着也不知叠了多少层的盐包,
    来到了帆桅下,抱刀而立,苦笑道:“你仲少懂得驾船吗?现在天朗气清,风平浪静当
    然问题不大,假若遇上风浪,两下子就沉了时,你不要对我抢天呼地才好。”
    寇仲揩了揩自己的大头,又指了指左方的海岸,笑道:“我这个算无什么策的脑袋
    早想过所有这些问题了,天色稍有不对,我们就往岸边靠过去,哈!我还以为你担心什
    么?原来只是这等小事。”
    徐子陵以长刀遥指寇仲,冷冷道:“若这艘船突然靠岸,如非碰个粉身碎骨,就是
    永远都开不出来,还笑我在白担心。”
    寇仲显是理屈辞穷,痛苦地道:“你要拋掉多少包?”
    徐子陵颓然跪在盐包上,叹道:“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而是照目前的航线走,最
    终我们都要由大江进入内陆,而扬州城则是必经之路,那时你该知会遇上谁了。”
    寇仲装出恍然大悟的模样,哈哈笑道:“我这超卓的脑袋怎会没想及这件事,到时
    我们漏夜闯过扬州,既可避过官船,又可不与我们的便宜老爹碰面。在到历阳时则早点
    下船,就地卖去半批货,其余再用骡车有他娘的那么远就运他娘的那么远,完成我们的
    发财大计。看!这计划是多么完美。”
    徐子陵拗他不过,站了起来,径自练刀。
    寇仲凝神看了一会,拔出佩刀道:“看你一个人像个小疯子般指手尽脚,让我仲少
    来陪你玩两招吧!”
    徐子陵淡淡道:“我怕错手伤了你。”
    寇仲失声尖叫道:“你伤得了我,看招!”
    手中刀化作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刀风寒芒,画向徐子陵。
    徐子陵那想得到他如此厉害,施出李靖教落血战十式中的“强而避之”,往旁疾移,
    再运刀格架。
    两人就那么拚将起来,不片刻连招式都忘了,纯凭感觉打个不亦乐乎。
    也忘了太阳被乌云所盖,海风渐急,还以为是刀锋带起的劲气。
    徐子陵担心的事终于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